与压抑姑娘的爱

2021-09-28  104


  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没有接,因为我知道肯定是那个熟悉的号码。透过

  眼前那肮脏的汽车窗,我看见了一个穿黑色女式大衣的瘦弱的身影在打电话。

  「喂!」我摘了机。

  「你在哪里?」听筒那边传来的也是那个操纯正普通话的女孩子的声音,而

  这声音正是从眼前这个人的嘴中传来的,很明显的是这个声音有一点紧张。

  「我正在看着你。」我坏笑着说,眼前那个女孩子吃惊地左顾右盼,长长的头发微微飘着,很是好看。

  「我为什么看不见你?」

  「因为我曾经是游击队员。」说着,我挂了电话从汽车后站了起来,朝她的方向摆着手。

  终于,她看见了我,似乎有点不相信,但是还是慢慢走了过来︰「……是你吗?」也许是因为傍晚有些寒意,她的声音有点颤抖。

  「当然,不像吗?难道在网上我就是吴其隆?现在有些失望吧?」我故作镇静地说。

  「哦,不是不是。」她笑了,似乎有点喜欢我强掰的幽默了︰「我看你的头像看惯了,总觉得你应该是个胖子。」她也收起了手机,不施脂粉的脸上闪耀着亮丽的微笑,普通的穿着掩盖不住青春的气息,一股淡淡的力士沐浴露的香气让人神清气爽。

  「原来是这样,其实我还没脱贫,只是岁数到了,肚子有一点腐败了。」显然,我成功地让她对我有了好感。于是,我提起沉甸甸的袋子,拦了一辆夏利出租车,一分钟后,我们已经在落日的余辉中穿梭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中了。

  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下了车,来到这个城市的边界中的某个小区。望着不远处的麦田,她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点恐惧。

  「放心,我不是拍花子的。」

  她笑了,静静地,像来自天边跳跃的最后一抹阳光。

  于是,我们落座在一个彷佛是马棚改造的小酒馆的角落,几个懒洋洋的伙计把眼睛无奈地从无聊的电视节目中挪开,送上菜单,又懒洋洋地送上了饭菜。

  我们喝二锅头,吃着有些牙碜的酒菜,开始了简单的感情交流。

  她叫杨光,来自一个北方的边境城市,职业高中毕业后告别了父母和那个小城,18岁的她只身来到这个充满狡诈、虚伪、遍布烟尘和污垢的全国人民都在向往的都市,身上只有饱含艰辛的琴和一点点父母的血汗。

  在城市中心的一个破败散发着汗愁和油腻的小旅馆中,她早晚不停地苦练,穿越整个城市拜访老师,配合着一点小城镇中学的文化基础,三个月后,终于考取了高等学府。几年来,白天上课、晚上打工,用自己的收入,苦苦支撑着庞大的开销,现在已经将要完成她的学业。

  骤起的狂风敲打着薄薄的铁皮板壁,她说着,点燃了一枝香烟,酒力也不能把这个年纪本该纯真的脸上满是疲惫的神色抹去,因为长期缺乏睡眠致使她有着特有的灰黑色的眼窝。目光看着远处,里面写着几年来的各种滋味、对未来的茫然,而更多的……恐怕只有她自己可以体会。

  可想而知,一个妙龄女子在没有任何外界帮助的情况下埋藏了彩色的幻想,忘掉时尚、享受,没有地方可以让你发泄苦闷,没有温暖的怀抱让你依偎,甚至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痛苦,只有拚命、拚命、拚命,为了一个未知的前程……过早就体会到了成人才应该承受的苦难,这在任何人来说都是可怕的。

  终于,我们的谈话在唏嘘中退出,早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我们结了帐,冒着这个季节这个城市所特有的狂风,蹒跚走进夜幕,步入那个我们永远都不能忘记的那个小房间。

  这是一个标准的性交胜地,空旷的房间里只有床,狂风中摇曳的灯光似乎预示着今晚的浪漫时光。

  昏黄的灯光下,杨光的脸颊泛着红晕,健谈的小嘴也停止了喋喋不休,眼睛里的顽皮瞬间变成了羞怯,只是坐在床上无声地望着我。

  「是你自己来还是……」到底是第一次,我小心地试探着。

  而她只是默默地盯着我,温柔的目光告诉我的却分明是期待。

  我缓缓上前,轻柔地解开她的衣扣,她闭上了眼睛,任由我一层层脱去她的衣服,在她瘦弱的身体袒露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些迟疑地问︰「这样的天气,会冷的。我们要玩的可是SM游戏,是否你需要穿一点衣服?」坐在床上的她没有睁开眼睛︰「这样也许会有另外一种感受!」「那是否需要紧一些呢?」

  得到的回答是缓缓地点头。

  我不再说话,打开我的袋子,取出了今晚的道具──棉制绳索、手铐、皮项圈、脚圈和自制的塞口球。首先,我把一根绳子对折,再对折,打了几个结,将最上面的结套过杨光的脖子,这时,她的声音异常急促。我将活结向上推,让它箍住她纤细的脖颈,扶她起来,将剩余的绳索穿过她的胯下,分开两股,从屁股后分开分别再和前面最下的结缠绕后,再绕到身后,左右对调后,再饶绕到前面和第二个结缠绕……直到完全和所有的结接好,重新调整各自的长度,使绳索紧紧缠绕着她,我每一次勒紧,她都会以轻轻地呻吟回应我。

  「那么,我们首先一课是中国式的。」

  她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扇动着,低头看着身体上奇特的装束,呻吟着点了点头。

  我又取出另外一根绳索,同样对折成两股,取中将她的双手缠绕起来,然后再横向缠绕两圈,打结。剩下的长长的两端绕到前面,折回使他的双手只能紧紧靠在腰后,再分别缠绕她的双臂,穿过脖子后面捆绑身体的绳子再向下穿过捆绑双手的绳子向上拉,一直提到不能再提为止。

  我又取出比较短的一根,同样对折后,穿过肚子上的绳结,系了几个扣,分开她的敏感地带,用力使那几个绳扣压住她的阴蒂和肛门并在身体后面系紧,这时展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个楚楚可怜的被缚少女。

  「完成,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她低头上下看着自己,双臂不知是冷还是激动地颤抖着、挣扎着,感受到自己已经不能再控制自己的上肢后,再次闭上眼睛更大声音地呻吟 ——与压抑姑娘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