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58章

2021-10-01  545


         【豪门哀羞风云录-续】

  作者:曾九

  2014年12月5日首发于

  字数:5500

                一五八

  一大清早阿巽医生就驱车来到了皇家圣玛丽医院VIP病区楚芸住的病栋。
楚芸入院已经有一个月了,昨天给她做了全面的检查,今天要看结果并和她的家
人商量下一步的治疗调养方案。

  阿巽对检查结果并不担心。楚芸在这里每天都要做各种常规的检查,阿巽对
她的身体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楚芸的真实情况。她的身体其实
什么毛病都没有,她的问题是心理上的,当然这个在检查结果里面是看不出来的。
要说有问题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过,仅仅是为了偷梁换柱实际受孕时间前后
差了十来天,这个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楚芸下一步的安排阿巽也早已心中有数,他今天这么早过来是另外有事,想
起这个,他的心就兴奋地砰砰直跳……

  阿巽刚跨出车子走上台阶,小楼的管家已经闻声迎了出来,他恭敬地和阿巽
打招呼:「阿巽医生,又这么早啊。」

  阿巽轻松地笑着说:「唉,你也知道WY城里上班高峰时间塞车有多么恐怖。
我要不早点过来,今天上午就什么也干不成了。」

  管家一边陪着阿巽走进小楼一边低声对他说:「克来夫人还在休息……」

  阿巽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八点半还不到。他笑着点点头,表示知道。他给楚
芸安排的作息时间是早上十点起床,理由是保持充足的睡眠。当然实际的原因只
有他和楚芸知道。他交代管家把昨天检查的结果都整理好,过会儿送给他。然后
就大摇大摆地上二楼他的办公室去了。

  医生办公室在小楼的一角,也是楼上楼下。一楼有设备齐全的检查室,二楼
才是真正的医生办公室。检查室和办公室之间有内部楼梯相通,上下楼不须要经
过外面的楼梯。医生办公室和二楼的病房之间也有不经过外面走廊的专用通道。
当然,这条专用通道是在病房那一侧单向上锁的。这样可以绝对保证病房的私密
性。

  不过,阿巽今天没有走医生办公室的内部楼梯,而是从小楼的公共电梯上了
二楼,出了电梯,和守候在楼道里面的保安人员打了招呼,然后大摇大摆地开门
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放下皮包、脱掉外衣,在宽大的写字台后面的皮椅上坐下,刚刚打开电脑,
外面有人敲门。他应了一声,管家端着热腾腾的咖啡和一叠报纸亲自给他送来了。
放下咖啡和报纸,管家对阿巽说要去整理准备检查报告,说完就悄无声息地退了
出去。

  看到屋门严严地关上了,阿巽嘴角露出了一丝诡秘的笑意,他伸手在桌角上
的一个绿色的按钮上轻轻按了一下,稍等片刻之后,又按了两下,然后端起桌上
的咖啡,慢慢地啜了起来。他一边小口喝着咖啡一边翻开了报纸,他知道,这个
时候不能着急,他需要有一点点耐心。

  可他的目光刚刚接触到报纸的版面,就立刻惊的瞪大了眼睛。头版头条是触
目惊心的粗体黑字:「界河发生惊天血案,T国船只涉嫌走私海量毒品,十三人
殒命!」

  阿巽的脑子轰的一下胀大了。北部山区毒品泛滥他是知道的,前些日子那里
他还曾经常来常往,在那边还和几个重量级人物关系非同一般,和他们有千丝万
缕的联系。现在忽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知他那几个朋友是否牵涉其中,更重
要的是,不知是否会因此牵连到自己。

  阿巽草草把报道扫了一遍,只记住了几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字眼:三艘T国货
船,半吨多高纯度海洛因,还有十三条人命,其中十二个是T国船长和船员,一
个是B国人。报道中提到了毒品有金鹰标志,他还在报道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
字:披侬少校。走私货船正是他带人扣住的。

  阿巽的脑子飞速地运转了起来。案子果然牵扯到了知晓自己身份的熟人。但
他一时还无从判断是否会对自己构成威胁。不管怎样,披侬少校现在是查获毒品
的功臣,他本人应该没什么危险。这样看来,披侬虽然知道自己与楚芸的绑架案
有牵连,但也不应该会对自己有什么威胁。想到这里,阿巽暗暗地松了口气。

  阿巽摇摇头,端起咖啡喝下最后一口,杯子还没有放下,就听到身后叭嗒一
声轻响。他放下杯子回头一看,只见屋角那扇毫不起眼的小门被轻轻推开了,身
穿轻薄睡衣的楚芸飘飘欲仙地出现在门口。

  楚芸一推门就看到坐在办公桌后的阿巽。她白皙的俏脸微微一红,缓步走到
阿巽的跟前,腿一屈悄无声息地跪在了他的脚下,眼帘低垂,轻声道:「主人早
上好,芸奴来伺候主人了。」

  阿巽的嘴角露出满意的笑意,伸手拍拍楚芸红扑扑热乎乎的脸颊道:「芸奴
好乖啊,晚上睡的好吗?」

  楚芸的香肩微微抖动了一下,垂下头低声道:「芸奴晚上睡的还好,就是没
有主人的赏赐,芸奴有点寂寞,还请主人……」

  「呵呵……」阿巽嘴角一咧,顺手抬手勾起了楚芸白皙的下巴,眼睛贪婪地
顺着她颀长的脖颈看了下去,咕噜咽了口口水。楚芸轻薄的睡衣下面显然什么都
没有穿。不过他知道楚芸并没有裸睡的习惯,反而对赤裸身体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看来是听到自己的召唤后特意脱光了来见自己。这让他非常得意。

  只见楚芸漂亮的锁骨下面是细皮嫩肉的雪白胸脯,那一对傲人的双峰把顺滑
的丝绸睡衣顶起老高,一双红樱桃般的乳头在睡衣的胸前若隐若现,令人想入非
非。顺着深邃的乳沟,可以看到明显凸起的白花花的肚子,连精致圆润的肚脐都
历历在目。

  越过雪白浑圆的肚子,可以看到两条肥白的大腿,在大腿和肚子交接处,甚
至可以隐约看到点点黑丝。阿巽觉得有点遗憾,要不是这凸起的肚子,应该可以
直接看到茂密的芳草地。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要不是楚芸肚子里这个
孩子,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名门贵妇也轮不到他来随意把玩。

  阿巽越看呼吸越是急促,忍不住把手伸进楚芸的睡衣的领口,抓住一只柔软
温热的乳房,放肆地揉弄了起来。一边揉搓一边气喘吁吁地说:「芸奴的嘴越来
越甜了哦!不过今天事情多,没有那么多时间陪芸奴,只好委屈你了。」

  听到阿巽的话,楚芸似乎悄悄松了口气:「芸奴谢谢主人关照。」

  「嘿嘿,芸奴还没有吃早饭吧?」阿巽嬉皮笑脸地明知故问。

  「没……没有……」楚芸微微一怔,但马上明白了阿巽的意思,脸刷地红到
了脖颈。

  果然阿巽笑嘻嘻地对她说:「那好吧,主人就赏芸奴一顿早餐粥吧,热乎的
呢。芸奴动作要快一点哦,主人一会儿还有事情,芸奴也闲不着呢。」说着身子
往椅背上一靠,舒服地岔开了大腿。

  楚芸心里一紧,垂下头,轻轻地挪动了下身子,正对着阿巽跪在了他岔开的
两腿之间,伸出一双纤纤玉手,熟练地解开了阿巽的裤带,拉开裤门。阿巽配合
地抬了抬屁股,让楚芸把他的内裤扒到大腿上。

  那一双热乎乎的玉手伸进他两腿之间,将他胯下那一大团软绵绵的臭肉捧了
出来。楚芸朝自己手里那一大团软塌塌臭烘烘的东西快速地瞟了一眼,深吸一口
气,眼睛一闭,伸长脖子张开樱桃小口,倏地把那一条趴在肉团上面的大肉虫吞
进了嘴里。

  吱吱的吸吮声顿时在阿巽的胯下响了起来。阿巽惬意地伸开双腿,尽情地享
受着这身骄肉贵的名门闺秀奉献给他的口舌之欢。

  楚芸眼中含着泪,大口地吸吮、舔舐着,希望尽快让他尽兴,尽快逃出着令
人羞耻的苦海。这一个来月,她名义上是高高在上、令人羡慕的名门贵妇,享受
着公主般的照顾,在这仙境般的病房里修身养胎。但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仍然是这个男人脚下俯首帖耳的性奴,因为他手里有自己见不得人的秘密,随
时可以让自己下地狱。

  这一个月来,她挺着渐渐隆起的肚子,要百依百顺地伺候这个名义上只是自
己保健医生的男人。这一个月她承受的性交密度竟然仅次于蜜月。

  按照VIP病区的规定,在此养胎的孕妇的丈夫可以在病房陪伴过夜。阿巽
甚至鼓励克来留宿在这里陪楚芸,并告诉他,按照楚芸目前的身体状况,一定频
率的性生活对她有益无害。

  克来当然巴不得能够和楚芸夜夜缠绵。不过他也很有分寸,留宿的次数并不
太多,一般一周就是一两次而已。虽然每次留宿都会和楚芸云雨一番,但他担心
楚芸的身体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动作会格外轻柔,一般都是浅尝辄止,尝到
点甜头就高高兴兴地收兵了。

  但这远不是楚芸夜间性生活的全部,更多的时候,她的床上躺着另外一个男
人,那就是阿巽。自从楚芸入住圣玛丽医院VIP病区以后,阿巽医生白天给她
诊治完之后经常加班到很晚。据他自己说,他是在赶一篇要发表在权威医学杂志
上的论文,为了躲清静,也为了避免早上繁忙的交通,所以晚上常常留宿在这里,
一直工作到很晚。

  在二楼的医生办公室里,专门备有一个卧室,是供医生在需要二十四小时照
顾病人时休息用的。阿巽只要晚上赶论文,就住在这间卧室里面。当然,当夜深
人静之时,隔壁的VIP病房就是他的天下了。就这样,一个月的时间竟有差不
多一半的时间阿巽是在医院过夜的。楚芸清楚地记得,最近的一次,就是前天的
夜里。

  那天下午,克来下班后来医院陪伴楚芸,两人一起吃了晚饭,在花园里散步
的时候,见到阿巽匆匆地赶来了。楚芸见到他,淡淡地打了个招呼就垂下了头,
克来还兴致勃勃地和他聊了几句,问他这么晚了怎么还到医院来。

  阿巽打着哈哈说,他的论文还要改最后一稿,下周就要发表了,所以躲到这
里来做最后的润色,以免别人打扰,况且第二天还有楚芸的全面检查,就免得来
回跑了。克来和他聊了几句就陪着楚芸回了房,楚芸心中却是一片忐忑,她清楚
地知道,阿巽所说的论文是什么,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将会发生什么。

  天黑之后,克来和楚芸依依惜别,楚芸由护士照顾吃过药,在米娜的伺候下
梳洗完毕,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然后打发米娜回房休息。一切都安静下来之后,
她小心翼翼地关严了房门,悄悄打开了通往医生办公室小门的门锁,把自己脱的
一丝不挂,静静地躺在被窝里,等候着那个羞耻的时刻的到来。

  果然,万赖俱寂之时,只听小门啪地一声轻响,一个黑影大摇大摆地钻了进
来,熟门熟路地走到床前,掀开被子,毫不客气地钻进了楚芸热乎乎的被窝。

  此时,楚芸跪在阿巽脚下,嘴里含着他逐渐膨胀的大肉棒卖力地吸吮,但她
的脑海里却难以抑制地不断翻腾起那天夜里那令人难以启齿的情形。

  阿巽进来的时候,她虽然已经关灯多时,但一直都没有阖眼。阿巽一钻进她
的被窝,她就下意识地想要抬起身来,却被阿巽一把按住。他全身不知什么时候
也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一只大手紧紧搂住楚芸的香肩,厚实的嘴唇不由分说就堵
住了楚芸的樱桃小口。

  楚芸嗯嗯地低声闷哼着,光溜溜的身子在阿巽的怀里不由自主地扭动挣扎。
阿巽一条沉重的大腿马上压到了她的腿上,她的身体被压的难以动弹。紧接着,
阿巽头一低,湿乎乎的嘴唇一下叼住了楚芸一只硬挺的乳头,吱吱地吸吮了起来。
楚芸立刻感觉身上的力气一下都被他吸走了,浑身顿时变得软绵绵的。

  阿巽敏感地意识到了楚芸身体的变化,一边叼着楚芸的乳头大力地吸吮,一
边顺势一翻身,压在了楚芸赤条条的身体上。楚芸拼命压抑着自己的呻吟。虽然
她知道这房子的隔音非常好,而且不论是佣人还是保镖住的地方都离她的病房有
很远的距离,根本不可能听到房子里面的声响,但她还是下意识地把嗓子里不由
自主发出来的呻吟压到最低,生怕自己床上这羞耻的一幕被人无意中窥破。

  阿巽可不管这么多。在龙坤那里,他只是一个帮凶,而在这里,他俨然变成
了主宰,可以对他身子下面脱的赤条条的漂亮女人为所欲为。他的嘴里仍然不停
地轮流吸吮着楚芸两边的乳头,腿也没有闲着。一条毛烘烘的大腿强行插入楚芸
的两腿之间,把她两腿光溜溜的大腿分开,身子向前一拱,一条硬邦邦的大肉棒
就顶在了楚芸的胯下。

  楚芸脆弱的心脏砰砰乱跳,心里慌的不知如何是好。果然,趴在她身上的那
具肥胖的身躯慢慢下沉,那条粗大的肉棒熟门熟路地找准了目标,猛地戳进了她
干涩的蜜穴,然后不紧不慢地向肉穴的深处插了进去。

  楚芸猛地全身紧绷,无比恐惧地感受着那粗大坚硬的肉棒无可阻挡地进入自
己身体的感觉。大肉棒很快插到了底,缓缓地抽出了半截,倏地又插了进来。楚
芸手足无措地紧紧搂住阿巽肥胖的腰身,一张小嘴紧贴他的肩头,不让自己哼出
声来。

  阿巽嘴里仍然叼着楚芸的乳头不停地吸吮。他显然非常有经验,他微弓着腰,
臃肿的肚子擦着楚芸凸起的肚皮,却又刚好没有压到她腹中的胎儿,屁股一起一
伏,把粗大硬挺的肉棒一次次深深地送入楚芸的身体。

  短短几轮抽插之后,楚芸就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下身渐渐地湿润起来。她甚
至能听到胯下不时传来的咕叽咕叽的水声,这让她羞愧难当。趴在自己身上的是
毁了自己一生的仇人,自己却在他的奸淫中身体起了反应,下面淫水涟涟,她想
想都为自己脸红。

  她现在相信了阿巽的理论。谁说怀孕的女人性欲会减退?相反,女人怀孕几
个月后性欲会强烈到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意志都控制不了。她自己现在就是这
个样子。

  她的脑子渐渐变成了一片空白。只知道身体里的熊熊欲火越烧越旺,两条修
长雪白的大腿紧紧勾住阿巽的腰身,腹中的胎儿早已忘到了脑后,忘情地哼吟着,
不知羞耻地配合着他越来越重的抽插,直到他在快活的哼叫中一泻千里。

  随着这一幅幅画面的闪过,跪在地毯上的楚芸感觉自己的下身又湿滑了起来,
两腮嘬的又酸又疼,却好像停不下来了。小股腥咸的粘液正从那暴胀的肉棒顶端
渗出,一道道口水顺着她的嘴角淌了下来,淌过下巴,挂落在她高耸的胸脯上,
感觉凉丝丝的。

  楚芸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动作。她知道今天要看检查结果并决定她是否可以回
家,所以克来肯定会来,说不定公公也要过来。她要赶紧结束这里这见不得人的
勾当,否则,搞不好等会儿就要出丑露馅了。

  楚芸的动作越来越大,哧溜哧溜的吸吮声也越来越肆无忌惮。阿巽靠在椅子
上的身体绷的紧紧的,嗓子里的哼声越来越上气不接下气。他双手搂着楚芸的脑
袋,屁股不由自主地一耸一耸,把暴胀的肉棒不住地往楚芸的嘴里送进去。

  就在两人一起奋力向情欲的高峰攀爬的时候,忽然传来砰砰两声不算太重的
敲门声,两人顿时都是一惊,转瞬间,刚刚还充斥着淫靡气息的房间里顿时就寂
静了下来。
           (未完待续) ——【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5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