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之祸】(三十)作者:深圳铁板烧

2021-10-01  948


作者:深圳铁板烧
字数:3380



               第三十章

  罗乐听他这么说,放下心来,笑着过去和他们攀谈。寒暄了一阵子,才搞清
楚大家都是司机,此刻在等的也都是同一个饭局上的人。罗乐知道今天窦总宴请
的都是领导,不敢怠慢,言语中多加了几分小心。那些司机却不和他见外,不多
时便依然故我,一会儿玩牌一会女人,聊得不亦乐乎。没过多久,两个服务员提
着四个袋子来到众人身边。适才喊罗乐的那人接过袋子,掏出里面的东西给大家
分发,众人也都老实不客气的收了,如常谈笑。

  袋子里的东西是软中华,每人两条,罗乐亦然。罗乐搞不清状况,那烟又价
值不菲,于是便有些踟蹰。发东西的人见他手慢,笑道:「小罗刚给领导开车没
多久吧?放心收下!这都是咱们应得的!咱们这工作没时没点,二十四小时待命,
还不值这些外快吗?这也算是一种潜规则吧!里面那些人的潜规则比咱们可好多
了,哈哈哈哈……」

  罗乐听他说得亲切诚恳,又见众人一同,也就随着打了个哈哈,壮着胆子收
了。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天,里面的饭局就散了,窦总和几位留着地方支援中央发
型的高大上人士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聊天的众人一哄而散,各自去迎各自的领
导。罗乐随着窦总将领导们送走,又目送两位没有专车的现管级领导开着私家车
离去,这才上车返程。

  窦总上车便开始闭目养神,不一会儿,车里便充满了浓郁的酒味儿。从始至
终,罗乐一直把烟拿在手里,见窦总视而不见,此时也不闻不问,终于放下心来。
打开暖风,挑了首安静的曲子放到合适的音量,又将车尽量开得平稳。车到楼下,
窦总拒绝了罗乐送他上楼的提议,自行下车去了。罗乐等窦总的身影消失在楼口,
发动车子,径直回了自家。

  罗乐推开家门,就看见王梦丹坐在餐桌旁,面对着门口的方向支颐以待,饭
菜的香气弥漫在屋内的空气中。王梦丹见丈夫回来,飞速起身,笑颜如花的迎了
上来。一边将罗乐的外套挂在墙上,一边问道:「怎么这么晚?你先喝口热水、
歇一歇,我把菜再热一遍去!」说着话,转身要走。

  罗乐一天没吃东西,刚才闻到屋内的菜香,瘪瘪的肚子便已叽里咕噜地打起
了鼓。于是一把将王梦丹拉住,道:「我今天饿坏了,闻到你做的菜更是觉得不
行了,就这么吃吧!」拉着她来到桌前坐下。

  王梦丹揭开扣在菜上的小盆,用手试了试盛菜盘子的温度,将一双筷子塞在
罗乐手里,先催促后埋怨道:「还不凉,你快吃,我给你盛饭!今天不是和窦总
去请市领导吃饭么?怎么饿到现在?窦总不管你,你自己也得找点东西吃啊!别
饿坏了身子!」

  罗乐接过妻子递过来的装得满满的饭碗,想起今天自己忙了一天的大事,不
禁有些愧疚。给妻子碗里夹了些菜,道:「我知道了,你也吃吧!以后别等我,
你自己先吃就好。我忘记给你打电话,你也不说给我打个电话问问。」

  王梦丹将丈夫夹在自己碗中的菜放在口中,慢慢咀嚼,甜滋滋地道:「我一
个人吃饭有什么意思?你手机不是丢了么?不然我就像往常一样打电话震你一下
了!我……」

  罗乐恍然,忙抬手打断妻子说话,放下碗筷,从裤袋中摸出新手机在空中晃
了晃,道:「窦总给配了一部新的,我看好像比我买给你那部要先进。等吃完饭,
看看能不能换卡,咱俩换着用,你用这部新的。」

  王梦丹对水果手机情有独钟,不然罗乐也不会投其所好,花在他看来的重金
为妻子购买一部作为生日礼物。此刻说出这番话,本想着妻子会开心,也能让自
己的歉疚少上几分。谁知王梦丹听了却眼神微黯,摇头道:「不用了,万一窦总
发现你的手机变成旧的,会对你有意见的。再说,我的手机还很好,也已经用顺
手了。」

  罗乐怀疚,一门心思只想着顺着妻子,没太注意她的情绪变化,回头努嘴比
了比自己随手放在门口鞋柜上的烟,道:「也好!我以后跟着窦总说不定会常有
些外快,等明年你过生日,我再给你买一部新的。」

  王梦丹微微一笑,脆生生地答道:「好啊!」夹起一块肋排放在罗乐碗里,
道:「多吃点,特意给你做的!」然后继续帮罗乐布菜。

  王梦丹食量小,又吃了一些便放下碗,托着腮看丈夫风卷残云般扫荡菜肴。
待罗乐心满意足地向后仰靠在椅背上,又起身收拾碗筷。罗乐习惯性地拦住妻子,
自己将碗筷摞好搬到厨房水槽里,却又被王梦丹推回客厅里。他打开电视,随意
换了几个台,王梦丹轻哼的欢快歌声在换台的间隙中飘进他耳内。

  罗乐转头去看厨房中忙碌的妻子,恰好王梦丹将一个洗好的盘子放在侧边,
余光扫到丈夫在往这边看,于是对着他甜甜一笑,才再回头继续收拾。罗乐还了
妻子一个笑脸,翘起二郎腿,将自己舒服地陷进沙发里,觉得这个样子才叫惬意、
才叫生活,亦觉得自己以前对自己实在是有些自虐般的严苛。

  「无论对妻子多么喜欢宠溺,男人还是要有个男人的样子才好。」

  罗乐心里转着念头,手中转着电视的遥控器。

  不一会,王梦丹做完了厨房里的活计,净了手便坐进沙发,依偎在罗乐肩头。
小两口看了会电视,间或谈笑几句,看上去温馨幸福,一如往常。又过了没多久,
王梦丹抬眼看了看丈夫,继而红着脸垂下眼帘,悄声道:「不早了,你要不要去
洗个澡?」

  罗乐见妻子双颊嫣红、含娇带怯、羞美不可方物,想起今早离开时她那句隐
晦的暗示,不免心中一荡。但他今天纵欲整日,体内精华排了个干净,胯下能让
女人快乐之物也已是疲不能兴,又不由暗暗叫苦。他恐拒绝会惹妻子怀疑,于是
装作欣然,进了卫生间去洗漱。脱掉衣物,先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待确认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之后才按部就班地沐浴。

  擦干身子围浴巾遮住私处往卧室去,发现妻子怀里抱着浴巾,坐在沙发上装
作看电视,只是面如三月桃花,腰背也挺得笔直,让人一眼就看出是在紧张地等
待。罗乐怕她面羞,也不和她打招呼,就踢踢踏踏地进了卧室。

  王梦丹坐在沙发上,想到今晚自己要做的事,一颗心砰砰跳个不停。待丈夫
进屋,便一跃而起、跑进了浴室。

  水花喷洒,顺着女人玲珑浮凸的胴体滑落在地上;雾气升腾,衬得整个浴室
宛如仙境。王梦丹洗浴完毕,倒了些身体乳在手心里,仔仔细细地往身上各处涂
抹。她认真仔细,生怕有哪个位置落下,使得自己在丈夫面前不够完美。转头看
了看毛巾架上放着的粉色情趣装束,脸上又有些发烫,一如中午自己从江伊手中
接过它时的样子。

  「她说我的胸脯滑腻紧实、可遇不可求,也不知是真是假?」

  王梦丹心里寻思着江伊的说话,双手相对,将身体乳揉开,然后在自己的双
峰上打转,觉得似乎有一股股热流在往峰顶聚集,两颗嫣红也慢慢地硬挺了起来。
这种感觉让她很舒服,却又下意识地觉得不该如此,脑中斗争了数次,才勉强将
双手移开、向下在腰际涂抹,双股间的桃源却已开始湿润微痒。她强抑着异样将
身体乳擦好,拿起情趣装束端详了半响,才将它们穿在了身上。

  这是一套比基尼式的分体装,本该是布料覆盖的罩杯处完全挖空,三根布条
组成的三角形勒在乳房的周围,看上去如同绳索捆绑,将本就挺立的双峰变得更
加突出。十数根流苏从三角形的顶角垂下,让本该暴露在空气中的嫣然红点变得
若隐若现,惹人遐想,最妙的是,最中间的一根流苏上串着两颗小小的铃铛,稍
有动作,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相对上身来说,下体的设计就没那么多巧思。只
是简单地在三角裤上加了些蕾丝边,唯一亮眼的地方就是在屁股正中偏上的地方
加了一只毛绒绒的白球,如同兔子的尾巴,让王梦丹本就突翘的臀部显得更加有
型。

  「好羞人!不过……他一定会喜欢吧!」

  王梦丹在镜子前左右转了转,做了几个深呼吸,转身一把将卫生间的门拉开。
迈出一只脚,又迅速地收了回来。低头想了想,还是用浴巾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
实。看看一身情趣装只有肩带露在外面,这才放心大胆地往卧室走去。

  卫生间和卧室在客厅的两端,客厅并不很大,十几步就能穿过。王梦丹走三
步、退两步,好不容易来到卧室门口,却羞涩难以进房。受惊的兔子一般跑回沙
发前,关了电视,整理了茶几和沙发,自认再没有拖延的理由,于是又蹭到了卧
室门边。正在心中暗恨丈夫不开口催促、给她一个进房的借口时,忽然听到房内
传来了让她满心春情化作乌有的声音。

  王梦丹一怔,急急两步进了卧室,见罗乐只穿了条内裤,靠着枕头倚在床头,
脑袋向一侧耷拉着,口中发出时轻时重的鼾声。她滚烫的心立时没了温度,只觉
得身周的空气也瞬间冰冷起来。上前轻轻推了推丈夫,却只是酣睡依旧。怔怔地
看着男人的脸庞出了会神,幽幽地叹了口气。转身来到床的另一侧,揭开浴巾,
缓缓地除去情趣装束,换上日常的睡衣。

  内衣上的铃铛随着她的动作频频作响,本有的清脆似乎也边做了沉闷,让人
听了燥郁无比。王梦丹拉开床头柜的下层抽屉,将情趣装束团成一团扔了进去。
抽屉中与情趣内衣作伴的,还有一个白色的方形小盒,以及今天她专门为丈夫买的一部崭新的手机。 ——【隐婚之祸】(三十)作者:深圳铁板烧

最新回复(0)